造谣韩国瑜“大学就读夜间部”,台警方首度公布查获黑韩假消息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就在岛内舆论批评调查部门“办蓝不办绿”之际,台湾刑事局突然公布查获黑韩信息。

基础教育:质量提升的跨越之举

随着“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版本的实施和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的实践,本科教育全面振兴,为攻坚“卡脖子”难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力军。

高校正成为脱贫攻坚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自2012年44所直属高校纳入国家定点扶贫工作体系以来,各直属高校把自身特色优势与定点扶贫县发展短板相结合,逐步形成了具有“高校品牌”的特色扶贫路径。今年,75所直属高校尽锐出战,全部投入扶贫工作,20个县实现脱贫摘帽。直属高校定点扶贫交出了亮丽的成绩单。

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水平,推进高等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长期以来,职教界一直在为打通“立交桥”努力,而现在,一条与普教并行的、职业教育的专属跑道正在建立。

这一年,“红色”染红了我们的生活。这是中国人集体“寻根”的一年。在北京展览馆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上,一张张图片、一件件实物、一段段视频、一项项互动体验,将每一个平凡的你代入其中,“讲述”每一个不平凡的故事。

据台湾《联合报》8日报道,某脸书专页去年8月发文造谣称,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之前在“东吴大学英文系夜间部”读书,白天不上课,晚上还逃学去美国商会打工。去年9月,韩国瑜阵营向刑事局电侦大队提告,电侦大队追查3个多月后锁定张姓男子,本月7日通知其到案说明。这是台刑事局首度公布查获涉及黑韩的假信息个案。

义务教育招生、“三点半”难题、“大班额”、城镇小区配套园治理、控辍保学、中小学生“减负”……是家长的烦心事,也是基础教育质量提升的热点难点问题。这一年,聚焦民生热点,强化了“问题意识”,狠抓落实:在全国36个大中城市里,超过66%的小学、56%的初中开展了课后服务,解决了“三点半”难题;一万多所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完成整改,占应治理总数的57%;24个省份出台了中小学减负的实施方案……驶入新时代的基础教育,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已经成为基础教育重要的价值取向。

这一年,对于基础教育来说,是对质量提升建梁立柱的一年,更是关键领域有所突破的一年。这一年,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三个文件接连印发,国务院召开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标志着基础教育迈入全面提高育人质量新阶段。对标中央要求,目前,天津等19个省份已提出落实思路举措。

2019年是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门槛上,作为“两不愁三保障”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已进入最后的冲刺期。

这一年,思政课跨过学校高高的围墙,掀起了一波刻骨铭心的全民回忆:从习近平总书记在“3·18”思政教师座谈会上的讲话,到成千上万的师生以不同形式向祖国告白,再到弥漫全国各地中小学的《我和五星红旗同框》等红旗主题的教育活动……不论在政府内部,还是在民间,思政教育成了这一年贯穿媒体、网络、老百姓生活的一个热词,占据了人们生活的公共频道。

高校科技: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年终岁尾,一场场不同主题、不同领域的会议在教育部机关接连登场,似乎都隐含着一条心照不宣的主线——落实、落实、再落实。落实,无疑是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最鲜明、最显著、最激昂的关键词。 这一年,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强力推动下,从“奋进之笔”到笔直奋进,在教育改革创新行进至一个愈进愈难、愈进愈险而又不进则退、非进不可的阶段时,以教育改革发展为价值核心,教育系统奋进的目标与路径清晰而坚定。 这一年,以着力解决突出问题和推进重点事项为着眼点,从鼓励深入一线到形成“一线规则”,写好教育“奋进之笔”的进程始终伴随着体系的完善和机制的创新,短中长期工作压茬部署、重点突破带动全局、部署考核联动、全系统上下互动的局面已然形成。 这一年,聚焦教育改革发展的薄弱环节和百姓关注的教育热点难点问题,从问题意识到找准问题、解决问题,用成效说话的教育奋进之笔正奋力书写着再突破再加劲再发力的新篇章。

但伴随地方方案的实施,部分家长对减负提出了质疑。这场争论背后,实际是对家长、政府等各方在减负观念和目标上的纠偏:减负并非让学生没有负担,而是要让负担保持在适度范围之内。

学生减负:步伐坚定有力

地新引力租赁研究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市场的确存在降租情况,“很多分散式公寓为争夺规模,在早期抬高了收房价格,以至于高位拿房。目前市场热度下降,为保障正常运营与收益,不少机构会选择与业主重新沟通,再次商定租金价格。”

教育改革:落实!落实!再落实!

罗意指出了目前行业存在的一大现状:在杭州、深圳等城市,一些长租公寓企业存在较严重的空置现象,从而导致一些长租公寓从业者的离场。赵庆祥认同这一说法,他明确表示,“存在企业空置率较高的现象。”

一直以来,中小学生减负,都是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深入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开局之年。我们教育人沉浸在“家”与“国”的情怀中,背负初心和使命,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教育系统深入实施“奋进之笔”,攻坚克难、狠抓落实,谱写了一首首动听的教育改革发展之歌。

《高等学校基础研究珠峰计划》在高校布局建设脑科学、量子信息、疾病分子网络等7个前沿科学中心;锦屏深地实验室、海底观测网等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取得突破。

教育脱贫:最后的冲刺

太阳系外是否还有适宜人类居住的行星?“觅音计划”开启了中外红波段天文学观测的新纪元。

思政教育:爱国情涤荡心灵

脱贫进入攻坚期,战鼓声声催人进。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个曾遥不可及的梦想今天离我们如此之近,千百年来困扰中华民族的绝对贫困问题即将画上句号。过去一年,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最后冲刺阶段,教育系统迎难而上,将人才、科研、文化优势转化为脱贫“利器”,书写了新的篇章。

这一年,政府在兜住义务教育质量的底线上持续下功夫。基础条件的均衡不代表真正的教育公平,政府在消除“大班额”、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发力,义务教育“城挤村弱”得到有效缓解,促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取得明显成效。

供需关系转变 精细化差异化运营成为趋势

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节点上,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山丹培黎学校的重要讲话言犹在耳,“职业教育大有可为”!

“目前根据会员单位反映,受租赁客户减少、租赁住房增加、传统租赁淡季等因素影响,租金确实在下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北京房地产中介协会秘书长赵庆祥表示。

聚焦义务教育薄弱环节,消除城镇学校大班额、加强乡镇寄宿制学校和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推进农村学校教育信息化建设成为三大重点工作任务,努力补齐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发展短板。抓好控辍保学,是拔掉穷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一系列文件密集出台,为打好控辍保学攻坚战保驾护航。

职业教育:向高质量时代迈进

台湾“大选”启动以来,调查部门一直被质疑违反比例原则、“办蓝不办绿”。台湾中时电子报8日称,诸多民众因在脸书转发不利于民进党的言论,遭检警约谈、调查。国民党籍前台北县长周锡玮称,经国民党20多天募集,总计已收到5000多份“黑韩”文宣检举,内容都是对韩国瑜极尽丑化、抹黑、“抹红”“抹黄”,但检警却不知躲哪里去了。

业内称分散公寓空置率应控制在10%以下

台湾刑事局公布数据称,从去年1月1日至今年1月4日止,侦办网络争议假信息案涉及政治人物的287件,其中对国民党政治人物不实假信息91件、移送55件,涉及韩国瑜的网络恐吓、不实信息案48件,移送29件,以此证明并没有“办蓝不办绿”,但国民党并不买账。韩国瑜竞选总部副执行长孙大千质疑称,为什么过去执政3年不查办网络假信息,现在到了选举前夕才忽然赶进度?为什么民进党当局可以坐视纵容特定媒体,不断放送黑韩假新闻呢?为什么只要是批评民进党当局或绿营政客的内容,都会被视为假信息呢?他称,连一个简单的“社会秩序维护法”都可以被民进党无限上纲成为整肃工具,接下来更可以祭出“反渗透法”彻底歼灭所有在野势力。(程东)

“一增一降之间,当前时点下,在青年白领长租公寓业态中,过去几年供不应求的状态确实发生了改变。”胡振寅表示。

之所以会出现降房租的现象,在贝壳研究院资深租赁市场分析师黄卉看来,是此前一些长租公寓企业“高收低出”的模式导致。

随着供需关系发生变化,在罗意看来,长租公寓企业要做差异化产品,提高自己的运营、获客能力。与此同时,经历了2019年后,从业者也要更为理性,“要认识到,长租公寓并非只涨不跌的行业。”

“培养一名技工、致富一个家庭。”过去一年,职业教育发挥了在攻克深度贫困地区堡垒中的突击作用,为贫困学子改变命运、实现人生出彩创造了条件。

这一年,实现义务教育有保障的“最后一公里”之路,正在从“遍撒胡椒面”式的大水漫灌转到精准滴灌。政府用精准思维做好义务教育的“兜底”工作,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选择有尊严、有价值的教育道路,这样的帮助不仅符合现代文明尺度,也能让孩子们更好地意识到教育的价值,从而借助教育改变个人的成长路径和命运,最终助力中国逐梦前行。

2019,已成昨日。2020,一个新的时代已然开启。面对5G带来的信息大爆炸,学校思政教育将以什么样的新样态,把我们带入21世纪下一个崭新的十年,这也是学校思政教育留给2020年代的一个问号。

从跟跑者到并跑者,从并跑者到开拓者。2019年我国高校在关键核心技术突破、体制机制配套改革等方面可圈可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12月16日,北斗三号全球系统核心星座部署完成,2020年中国将织成“天网”。

11月2日,国家新药甘露特钠胶囊上市,填补了全球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治疗领域17年来无新药上市的空白。

义务教育:兜住公平的底线

这条跑道上,除了打通断头路、向两端延伸,还进行了提质扩容的升级改造。“双高计划”,197所高职院校首批入选,舞起职教改革发展的龙头。“高职百万扩招”,向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和新型职业农民敞开机会之门。“1+X”证书制度试点,拉近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的距离。产教融合型城市、行业、企业建设试点,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一批新专业和专业教学标准主动对接新业态、新需求,为职教人才培养保驾护航。

这一年,“高质量”是统领职业教育各项改革的主题。

2019年初,《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应运而生,明确“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不过,胡振寅同时指出,住房租赁从来不是总量供不应求,而是供求错配,包括区域和产品形态的错配。具体而言,青年白领公寓在核心地段和非核心的部分办公商圈依然供不应求,个性化又有性价比的白领公寓,也依然没有被很好地满足;同时,品质蓝领公寓、中高端公寓、家庭式公寓也都存在供求错配。

由于路况较差以及超载和超速行驶等原因,尼日利亚交通事故频发。

道拉说,目前路政管理部门已就事故原因展开调查。

这一年,一曲《我和我的祖国》,唱红了大江南北的每一所学校,唱响了2019年的每一个黄昏和清晨。

那么,目前是否普遍存在降租现象?长租公寓空置率情况如何?经过2019年后,长租公寓行业的经营逻辑是否发生了变化?

实际上,此前部分企业为快速规模扩张,争抢优质房源而不计成本,导致拿房成本高企。不过,在租金价格稳中有降的市场行情下,企业盈利空间受到挤压,为维持企业运营,企业不得不降低房东租金成本。

9月,科技部、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实行“里程碑”式管理和“包干制”,进一步为科研人员松绑赋能。

2019年,“家”和“国”始终紧贴着我们每一个发烫的胸膛,并不断提醒我们,脚踏祖国的土地,抬望时代,去迎接一面红旗、一个时代光与影的灵魂洗礼。

报道说,事发养老院由私人经营,房屋主要为木质结构。目前尚不清楚起火原因以及火灾发生时养老院内的确切人数。

这一年,随着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触角从线下延伸到了线上。然而,减负困局的产生有诸多深层原因,即便把校外培训机构纳入了规范有序的轨道,也仅是漫漫征程中的一步。

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在于,相比前两年,目前长租行业的供需关系是否发生了变化? 对此,赵庆祥表示,随着住房存量的不断增加,长期来看,租赁住房的供应量一定会持续增加。而反观人口数量,除了少数人口净流入城市之外,多数地方的人口都在减少。因此,从总量上来说,住房一定会供过于求。

这一年,一堂堂以2019这个“红色”之年为背景的思政公开课,不仅唤醒了人们内心最温暖、最柔软的情感,而且向学校思政教育工作者直观演示了思政教育丰富的素材来源,以及它源自生活又回到生活的本来样子。

2018年年底,教育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了“减负30条”,此后,宁夏、重庆等20余个省份陆续出台了地方的实施方案。

实际上,近几个月,不少城市的住房租赁市场一直延续降温趋势,成交量价持续下探。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范围看,全国重点18城全年平均租金水平有所下跌,同比下降13.21%。重点18城中,成交房源涨价的套数占总套数的比例为6.09%,同比下降5%;降价的套数占总套数的比例为24.15%,同比增长18.3%。

空置率近期有所提高,在地新引力租赁研究组相关人士看来,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在于,每年11月至次年1月为租房淡季,“返乡潮”导致不少租客退租,这属行业正常现象。除此之外,一些长租公寓从业者,因自身运营不善及行业信心不足,导致空置率上升,进而退出长租公寓行业。

在赋能资本创始人胡振寅看来,供应方面确实在增加,“从2017年以来,行业内企业大多加速扩张,行业外很多个人和机构亦加入这一行业,其中不乏盲目跟风者,从而导致2017至2018年期间供应量的集中增加”。与此同时,需求端方面,则面临了收缩和分流。胡振寅指出,行业内目前重点面向的是白领人群,不过,在二线城市抢人大战背景下,白领人群出现一定的分流。而且随着部分白领收入的下降,导致他们为降低房租支出,而选择低一档次的住房或偏远住房。

事实上,纵观2019年,在经历了非理性的繁荣阶段之后,市场对前期盲目追求扩张速度和规模,导致物业资源利用低效、产品良莠不齐以及资产估值泡沫化的现象给予了纠偏。与此同时,2019年,针对完善长租公寓市场监管的政策亦不断出台,对公寓物业的合法性、合规性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行业正向着更理性的方向纵深发展。

记者多方了解到,一些长租公寓机构、租赁平台确实出现因调整优化个别房源合同,而与业主沟通协商的情况。原因之一在于,之前收房时的评估价较高,现在系统根据当前市场情况综合评估做出调整。

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贸易摩擦频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方式转变的紧迫性,呼唤职业教育输送更多高质量技术技能人才。

今天,我们再次回顾2019年色彩斑斓的教育改革,一起看教育奋进之歌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欣喜的变化。

而对于北京市住房租赁市场而言,赵庆祥指出,随着集体土地上租赁住房形成供给,以及机构化程度的提高,租赁住房供应量也在不断增加。而需求方面,随着“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的深入,客观上住房租赁需求会减少。不过,供需紧张关系缓解后,租赁住房整体品质会得以提升。

实际上,空置率是租赁企业运营的一大关键指标。据赵庆祥介绍,通常而言,集中式公寓的空置率应尽量在5%以下,分散式公寓应尽量控制在10%以下。如果高于这一标准,租赁企业盈利压力就会加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市场环境下,虽然一些长租公寓选择与房东协商调价,但仍面临不少空置现象。

多家租赁机构与房东协商调价去“虚火

基于此,胡振寅指出,严重供不应求、普通白领公寓开业就能赚钱的时代已过去了,但市场中仍然有很多租房需求尚待满足。

这一年,一个个辍学的孩子返回了课堂。教育部把控辍保学工作摆在“重中之重”的位置,纳入2019年“奋进之笔”重点工作,密集出台了一个接一个文件,层层压实工作责任,健全精准控辍长效机制。并着力加强两类学校建设,严格乡村小规模学校撤并程序,防止因上学远而导致辍学。

租金水平主要由供求关系决定,升、降是正常市场现象。基于此,在赵庆祥看来,“如果说前几年住房租赁行业存在‘虚火’,那近期租金下调、企业整合是去‘虚火’,有利于住房租赁市场长期、健康、稳定发展。”

减负其实指向的是教育改革的系统性命题,需要从提高质量、优化课程、科学评价等方面综合施策。